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湖北省版权局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栏目  >>  政务动态  >>  理论前沿  >>  正文

网络舆情“搅局者”调查:有钱好办事

发布时间:2016-12-21 来源:人民网 阅读次数:

编者按:

“加法”的网络水军,做“减法”的删帖公司,加上新兴的微博刷粉丝……不知道互联网多元化业态的土壤还会滋养出怎样丰富多彩的“奇花异草”?

或许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奇花异草”是不折不扣的网络舆论“搅局者”,与强调开放、平等、责任的互联网精神格格不入。虽然它们也参与分享与互动,也曾不间断地制造出一个个经典的网络舆论案例,但它们负面的作用远大于其正面建树。

A

暗访网络公关公司——

只要给钱,有帖必删!

本报记者 石 畅

为了联系到删帖公司,记者只是简单地以“删帖”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就得到了一系列的主题网站,从这些网站的显著位置都能找到联系QQ24小时在线的电话。还能看到一些危机公关的课程、案例,让你产生一种认知:如果此时你危机公关没做好,不请他们把负面信息压制住,最终会使得你遭受甚至无法挽回的损失。

记者注册了一个临时QQ,以需要删除网上负面信息的客户的身份,同一家删帖公司进行了接触。

刀之刃(记者):能帮着删除一个新华网上的消息吗?今天必须把这事办了!钱不是问题!

www.weiji110.com:新华网不能处理,有单再说。

刀之刃:哪些网站上的你能处理呢?

www.weiji110.com:猫扑、凤凰、腾讯、天涯。

记者到凤凰网论坛找到一条负面小消息,佯装是事件的中心人物,要求该公司提供公关服务协助删帖。对方开出了1500元的价格。如果其他网站有相关消息的转载,让我自己打包把所有文章的链接附上。“删得地方多,可以开个优惠价”。

当记者深入询问他们是如何删帖的,对方显得异常谨慎,并没有正面回答,再继续没聊几句,对方似乎有些恼火,把我QQ号从好友中删除了。

为了调查清楚网络黑公关是如何运作的,记者又拿起电话,拨通了另一家网络公关公司的24小时热线,自称是一家酒店老板,要删除几个门户网站近日对自己的负面报道。

接电话的张小姐提出要先看看链接再报价,还说并不是每一个网站都有关系,并不是每一个网站上的新闻都能删掉,一般来讲一个新闻的删除需要提供2000元的辛苦费。进一步的交谈得知,该网络公关公司的老板是媒体从业人员,有一定的媒体圈的关系,而该网站的创立则是在他看到其中商机之后业余创办的,而他现在仍在媒体圈工作。记者试图套出来更多的信息,但一无所获。

张小姐还说,如果纸质媒体已经见报了,或者经过电视台、电台报道过的消息,因为有档可查,且吸引了一定的社会关注,又或者转载量极大,且不断在被转载,删除消息也不具有可操作性。

记者通过数例调查后发现,网络公关公司能够删帖的媒体,因公司而异,删帖公司也基本都是通过人际关系手段暗箱操作地进行删帖,相应地,删帖公司给予相关媒体的涉事人员一定的经济报酬。

B

人气背后的秘密——

V刷粉丝大行其道

本报记者 石 畅

中国的微博用户已经超过了3亿。然而其中多少是真实的网民,而又有多少是“僵尸粉”?微博网友“王铁源”感慨到:“每次发微博,最先回复的总是他俩,一个是加粉丝的,一个是做广告的!”

记者在淘宝网搜索“微博”,仅在网络推广下的分类中就有1734件“宝贝”,有部分“宝贝”提供的业务是给微博加粉,给客户增加观众数量,以显示其人气旺盛。1000粉丝要价从4元到10元不等。这些交易都是通过支付宝进行网上交易,也有要求直接打到对方卡里的。记者随意选取了一家网店进行调查,与店主通过QQ聊起来:

刀之刃:认证多少钱?粉丝怎么卖?

新浪微博粉丝:认证是700,粉丝130

刀之刃:认证,把自己写成什么样子都能通过,是吗?

新浪微博粉丝:有的不行,看你要什么样的。

刀之刃:你是和新浪那边有联系还是怎么着?你怎么能不需要申请材料、手续就加V呢?

新浪微博粉丝:这就是我们需要给你操心的了,不然也不会收你钱。

刀之刃:那价格最低多少呢?

新浪微博粉丝:现在最低就700,没优惠,我们就赚点回扣。

V认证、刷粉丝为何大行其道呢?经过记者的一番调查得知,拥有50万粉丝的账户,转发一条广告信息的价码是1000元;有100万粉丝,转一条广告给2000元。

需求和供给总是对应存在的。许多人便开始想着如何挣这笔钱。

按照卖家要求,记者给出临时新注册的一个微博地址。10分钟后,开始加粉了,记者亲眼见到自己的微博粉丝逐步地增加,一个小时过去了,粉丝数量已经达到了3000多个。

卖家究竟如何进行加粉操作的呢?原理其实很简单,它首先需要注册大量的邮箱。有了这些邮箱之后,就利用它们开始注册微博。注册成功之后,僵尸粉之间开始两两关注,达到100个粉丝左右,就结束,这一过程很快。这家公司的高明之处是,让这些僵尸粉都有头像和博文。卖家说,“我们团队花了6个月搭建的平台,多少也得给点力啊。”

新浪微博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刷粉行为对于他们也造成了困扰,他们也是受害者。“刷粉肯定是不正当的行为,我们坚决反对。但是各种刷粉公司很多,技术越来越好,都使用动态IP,我们也很难控制。”针对于刷粉、认证公司给新浪付钱的事,他一口否定。“新浪微博的认证都是真实、免费的,任何收费认证,都是花冤枉钱。”

C

潜入水军群——

做加法的网络水军

本报记者 李志伟

“我手里有个任务,你要能做就接,不能做也没关系。”小黑如今常以这样的开场白跟网友在QQ群里“临时会话”,合意则继续聊,不中意再继续挑。小黑在几个水军群里待了多日,想找人去几个流量大的网站发帖,“推广”自己几家网站上的鞋帽、家纺等产品,他所寻找的,就是“网络水军”。

“网络水军”一词如今在公众眼里已不陌生,通常指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为他人发帖回帖造势的网络人员。

小黑也曾找过某搜索引擎为他的网站“发帖”推广,但苦于费用太高而作罢,而水军则显得性价比更合适。如果觅得一个合适人选,他会把任务发给对方,并商定价格、完成时限等。如将其产品的广告发到“58同城”、“赶集网”这样的信息集散类网站,一个帖子3毛钱,一天的任务量是100个。

“我们要的就是网络点击率,其他的不管。”这样的任务看似轻松,实际上也面临一定的“风险”——“帖子要是被删了,就不计费的。”

此外,在网购平台为卖家刷好评或是在评选时刷票等,都是水军业务范围。

目前在广东一所大学读书的小韩,管理着好几个水军QQ群,其中之一的刷票群就有百来号人。她会不定期地在“群共享”里发布某软件投票使用教程、打包的刷票软件及一些任务要求等。

一般而言,打开软件后,填写好小韩所给的统一的“工号”,然后补充自己的真实姓名和支付宝账号等,就可以“开工”了。刷票任务一天只能做一次,一次0.4元,每次集中做完后,小韩就会立马结账,并将付款成功的明细表公布在群里。

除了刷票这样的固定任务外,还有一些不定时的如集中注册网站、打码等任务——这些业务大多是从她口中的“老板”处拿来的。据她说,如果把那些能比较固定地为她“发帖”、“刷票”的水军算作她的团队成员的话,那么她能“统领”的水军规模在1000人左右。还是学生的她,这项工作并不耗时,每月赚取千元左右的外快,“感觉还不错”。

当然,像水军头从水军身上吸取的不是4毛钱那么简单,更大的还有上面的网络公关公司等“老板”。于是形成一个“水军——头目——‘老板’”的利益链。处在利益链下端的,多是以兼职为主的普通水军,他们已渗透到互联网每个角落,如论坛、QQ群、微博等。

据报道,业内人士估计,至少有50万网民参与所谓的“网络公关公司”的有偿灌水,这条“黑色利益链”的年产值据不完全估算已超过2.38亿元。如果说“贾君鹏事件”还只是热闹一下的炒作事件,去年10月蒙牛高管与一家公关公司被曝用网络攻击对手伊利则具有了“网络黑社会”的性质。

上月底,一项由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和北京大学研究人员共同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在中国,网络水军已经影响了互联网信息的质量。报告称,对于商家而言,网络水军可以控制他们要销售的商品的公众口碑。“如果一家公司聘请足够多的网络水军,则可以形成一种他们想要的热门趋势。”大量的水军虚假炒作等行为已引起政府的注意。今年6月,55家“网络水军”、“代理刷票”的“水军网站”和“刷票公司”,经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核查后,被有关部门依法予以关闭。不过,记者在百度中搜“水军”一词,仍弹出了许多是自称“网络营销”的网站。“水军十万”提供的仍是网络投票、论坛推广、注册账号等业务。其“响亮”的口号是:“世界万变,唯我不变。十万水军,供您调遣。”